想编写带语音的网页吗?
快去看一下WebSpeech

粤语歇后语大全

(2010年8月10日更新)

灶君跌落镬——精神(蒸和精同音)
老婆担遮——阴功(功和公同音)
老公泼扇——凄凉(凄和妻同音)
豉油捞饭——整色整水(形容人很造作)
盲公食汤丸——心中有数
问和尚借梳——多余
和尚担遮——无法无天(法和发同音)
单眼佬睇老婆——一眼睇晒
潮州佬拉二胡——自己顾自己(拟声)
阿驼卖虾米——大家都唔掂(因为阿驼和虾米都是弯着腰的)
豉油辣椒酱——你想点就点(点和蘸同音)
豉油樽盖——又咸又湿(形容人好色)
铁拐李踢足球—— 一脚踢(形容工作一个人全包了)
阎王殿大罢工——冇鬼用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喃无佬跌落屎坑——无晒符
番薯跌落灶——该煨(这下死定了)
飞机打交——高斗(形容人眼角高)
非洲和尚——黑人憎
风吹鸡蛋壳——财散人安落
隔夜油炸鬼——冇晒火气
阎罗王嫁女——揾鬼要
阎罗王招工——揾鬼黎做
海底石斑——好瘀(鱼和瘀同音,意思是很糗)
黑白天鹅——日哦夜哦
黄皮树了哥——唔熟唔食
风吹皇帝裤浪——孤鸠寒(形容人很吝啬)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
老公荷包——夫钱(肤浅)
冷巷担竹竿——直出直入
麻布做龙袍——唔系果种料
屎坑关刀——文又唔得,武又唔得(文与闻同音,武与舞同音)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甩头笔——唔舍得(舍与写同音)
十月芥菜——起心(形容女人对男人起爱意)
藤条焖猪肉——fit1到漏油(拟声,形容衣服等很配得上人)
萝底橙——冇人要
狗上瓦桁——有条路(形容男女有染)
飞机火烛——烧云(销魂)
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老鼠尾生疮——大晒有限(形容人的权力是有限的)
撒路溪钱——吸引死人(很吸引人)
牛皮灯笼——点极唔明
冇耳茶煲——得把口(形容人只说不做)
冇毛鸡打交——啖啖到肉(形容人打架打得狠)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愤(粪)
护照照片——出洋相
湿水棉花——冇得弹(无可挑剔)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卖鱼佬——有声气(声气和腥气同音。声气,消息也,指某事有成功的希望了)
卖鲩鱼尾——搭嘴(搭讪的另一讲法)
咸蛋滚汤——心都实晒
纸扎公仔——有气无神
市桥蜡烛——假细心(心和芯同音。 清末民初时期,番禺县市桥镇有间做蜡烛嘅作坊,老细冇良心,为咗悭成本赚多啲钱,竟然偷工减料、粗制滥造,执番啲人哋废弃嘅旧棉胎、烂棉衲,用啲污旧嘅棉絮搓成较粗嘅棉绳,嚟做蜡烛嘅芯。为咗掩人耳目,露出蜡烛头点火嘅一小段烛芯,就用又白又幼细嘅靓棉纱嚟做。顾客一见,哇,芯细蜡多噃,你又买我又买。点知返去点着用嘅时候,先至知道畀人揾笨。)
豆腐佬担梯——成左例(典出封建时代的科举考试,那时广州府城学宫是府试放榜的地方,学宫旁有一间豆腐店,有一次,贴榜人忘了带梯子。名登榜首的刚好是豆腐店老板的本家,所以这老板欣然扛梯子前来帮忙,从此以后成了惯例,每次放榜,官方都要豆腐店老板扛梯,故有此说。)
洗脚不唔抹脚——係咁fing6(甩)
七个铜钱分两份——唔三唔四
平洲奶妈——赚个肚
棺材顶烧炮仗——吓死人
笑骑骑——放毒蛇
识少少——扮代表
周身旭——扮忙碌
有早知——冇乞儿
静鸡鸡——认低威(静悄悄的认栽给人赔礼道歉)
出嚟威——识抢咪(出来混要懂的把握机会上位)
趁佢病——拿佢命(字面是趁他生病的时候要他的命,赶尽杀绝)
奀奀脚——等人约
人工高——冇秘捞(秘捞,秘密地去做兼职也。不用做兼职也可以 赚很高的工资)
铁木真打仔——大汗耷细汗(耷意思是打人)
阿茂整饼——无冇果样整果样(没那种款式偏要做那种款式,形容多此一举)
水瓜打狗——唔见紧桷 (意同肉包子打狗)
年三十晚谢灶——好做唔做 (年三十晚灶君是要上天庭向玉帝告状的,实在不应该多谢他)
灶头抹布——咸湿 (咸湿,下流也,咸湿佬即是下流坯子 色情狂的意思)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陈年中草药——发烂zaa2
细佬哥剃头——就快就快(快了快了)
肥佬着笠衫——几大就几大(笠,套起来,笠衫,套起来穿的衣服,其实就是T恤,几大就几大 ,放手一搏)
屎忽窿生疮——冇眼睇(屎忽窿,屁眼也,睇,看也。冇眼睇,不想看下去了)
瓦檐狮子——叻到满(再厉害也就是个装饰)
跪地喂猪乸——睇钱份上(看钱份上忍受委屈)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破柴即砍柴,碰大钉子了)
亚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聋子去送殡是听不到哀乐的,死人在粤语中有语气助词的作用)
肥婆坐屎塔——tup tup 憾(屎塔,马桶,tup是形容词,意思是结实,密实,牢固)
纸扎下巴——口轻轻(说的话没分量,或轻易许诺不可靠)
鼎湖上素——好斋 (鼎湖,广东肇庆名胜)
火烧旗杆——长叹(叹和炭同音。字面的意思是火在旗杆上烧,人无可奈何,其实广东话叹在大多数 时是享受,如叹世界,长叹也就是有很长的时间去享受)
鸡食放光虫——心知肚明(鸡吃萤火虫)
山草药——ngup得就ngup(ngup,讲。讲话不负责任,满嘴跑火车)
番鬼佬月饼——闷极(moon cake)
断柄锄头——冇揸拿(没有把柄掌握,没把握了)
猫儿洗面——系甘椅(意思一下)
棺材铺拜神——想人死(字面意思)
周身刀——无张利(有很多技能,但没一样精通)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生虫拐杖──靠唔住(靠不住)
水兵对水手──水斗水(自己人打自己人)
隔年通胜──唔值钱(过期货,不值钱)
幡杆灯笼──照远唔照近(灯下黑。照,也指关照,有时指不会做人关照疏远的人多过关照亲近的人)
三元宫土地──锡身(相传三元宫的土地神像是用锡铸的,锡音在粤语中有爱惜的意思)
陆荣庭睇相──唔衰摞黎衰(1916年8月间,广西军阀陆荣廷任粤省督军,并曾兼任两广巡阅使,权倾一时。一次心血来潮,穿上一身贫苦大众的服装,衣衫褴褛的走进算命馆“睇相”,想试探一下睇相先生的眼力以取乐,却被相士“小神仙”一语道破天机,说他“ 唔衰摞嚟衰”。意谓他本是个显赫一方的大官,缘何扮成穷人模样,不衰而偏要装成衰样。后来人们就把好好的事情而弄到衰坏的境地谓之"陆荣廷睇相"。)
年晚煎堆——人有我有(煎堆,广东过年食品,旧时过年每家每户必备)
厨房阶砖——咸湿
秀才手巾——包书(书与输同音)
十月蔗头——甜到尾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抬棺材甩裤——失礼死人(字面好理解,死在这里也是加强性的助词)
雷公劈豆腐——稳软的来虾(虾意思是欺负,专挑软弱的来欺负)
鱼片粥——岩岩熟(岩岩,刚刚好 刚刚好熟了)
火麒麟——周身瘾(周身瘾,某人浑身散发着王八之气,很嚣张很欠揍的样子)
阿超着裤——局住黎(行不通的硬来)
阿崩养猫——转性
阿兰嫁阿瑞——大家累斗累
隔年通胜——唔值钱
白云山一担泥——眼阔肚窄
倒挂腊鸭——油嘴滑舌
啞巴食黃蓮——有苦自己知(或有苦講唔出)
孔夫子搬家——全部輸(書)
秀才遇著兵——有理講唔清
光棍佬教仔——便宜咪貪
財到光棍手——一去無回頭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禮義廉——無恥
泥水佬開門口——過得自己過得人
偷雞唔到——蝕渣米(搵唔到著數仲蝕晒底)
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冬前腊鸭——得個睇字
濕水欖核——兩頭唧
無掩雞籠——自出自入
白鱔上沙灘——唔死一身潺
賣魚佬沖涼——無聲氣
船頭尺——度水(问人拿钱)
太公分豬肉——人人有份
老舉埋年結——算鸠数
田雞過河——各有各游
醉酒漢數街燈——不知幾盞
亞媽係女人——唔使講都知
蒙古大汗——忽必烈(被打到屁股開花)
蒸生瓜——神神地(神神地是指瓜未熟而不着牙)
無耳藤喼——靠托
海軍對水兵——水斗水
飛機撞紙鳶——有咁啱就得咁
冷巷堦磚——陰濕
四張白紙畫個狗頭——好大嘅面子
阿駝行路——中中地((意为甘居中游)
阿陀瞓棺材——死都唔掂
茶瓜送飯——好人有限(意思是指茶瓜的性质平和,连病人也可食用)
無星稱——唔知斤兩
无钩称——得把声(声与星同音)
菠蘿雞——靠粘
沙灣何——有仔唔憂無老婆
無鼻佬戴眼鏡——你緊佢唔緊
枕頭木虱——包咬頸
鄧穿石——陪襯嘅(伴郎又叫戥穿石。昔日農民把育成幼豬或中豬上墟集出售,豬在擔挑一端,另一端則找來相約重量的石頭,湊成擔子前後重量均勻,方便挑動,這石頭因此稱為“戥豬石”。在墟集,豬隻賣出了,那石頭也沒用了,大可捨棄不理,而這點與伴郎的作用相似。)
乾隆王契仔——周日清
生仔姑娘——話唔要又要
單料銅煲——一滾就熟
夜晚食青瓜——唔知頭定尾
烏雞啄烏豆——烏啄啄
炮仗頸——唔爆唔安落
打爛沙盆——問到篤(由於“璺”跟“問”語帶雙關,故後來一般將“璺”寫作“問”。因為沙盆破裂後,裂痕會一直到達底部,引申尋根問底的意思)
屎坑三姑——易請難送
法老王個妹——發老姣
殯儀館大減價——抵死
沙蟬跌落地——粒聲唔出
阿崩吹簫——嘥氣
啲咑佬跌利是——白谷
鼻哥窿擔遮——避無可避(避与鼻同音,无与毛同音)
隔夜茶——賭(赌与倒同音)